通讯:荒漠里的日与夜——访叙利亚北部流离失所者营地

29 11月 by admin

通讯:荒漠里的日与夜——访叙利亚北部流离失所者营地

通讯:荒漠里的日与夜——访叙利亚北部流离失所者营地
新华社叙利亚哈塞克11月22日电 通讯:荒漠里的日与夜——访叙利亚北部颠沛流离者营地  新华社记者郑一晗 汪健  叙利亚东北部哈塞克省荒漠,入冬后气温骤降,从战火里逃出来的200多户家庭,却只能在远离家园的荒漠里安营,熬过绵长而冰冷的日与夜。  近一个多月来,土耳其戎行在叙利亚北部打开军事行动,当地民众四处流亡。为安顿不断增多的颠沛流离者,一处新营地近来出现在哈塞克省的荒漠中。  营地坐落哈塞克省首府哈塞克市以西约10公里的特温奈区域。从远处望去,上百顶圆筒状的白帐子密布摆放,相邻的帐子间系着绳子,上头缀满衣裤。因为匆忙离家,人们来不及拾掇行李,帐子里除了铺盖,空空如也。  30岁的哈米德·米斯拉来自哈塞克省泰勒塔姆尔镇,一段时间以来,土军及其支撑的叙反对派装备和库尔德装备在那里剧烈交火。米斯拉说,装备人员占据了村庄,他忧虑留在家中的产业会被掠走。“现在咱们只能在沙漠里挨冻,除了遭受痛苦,力不从心。”  营地过道上立着几个与人齐高的赤色储水罐,妇女们轮番拿塑料瓶来接水。40岁的法提玛·米赫瓦尔走出帐子,用头巾裹住头和脸。她从几十公里外的乌姆海尔镇出来,走到半路时传闻这儿新设了营地,便来了。她说:“现在只能等上天来救咱们了。”  年过半百的易卜拉欣·谢拉夫来自拉斯艾因,那是土耳其戎行最早攻击的边境乡镇。他回忆说,突击发作时炮弹像雨点相同落下来。在得知邻村一个妇女和她的幼子被炮弹夺去了性命后,他决议领着家人踏上避祸路。  塔里克·巴尔丹一家5口人坐在帐子里,从家园逃出来后他们先去了哈塞克市,但发现那里现已无处栖息。“哈塞克一切的校园都用来安顿颠沛流离者了,校园里已找不到空余的当地落脚。”  帮助物资到了,人们马上围拢过来,从穿白衬衫的志愿者手中接过食物、被子。一个5、6岁的孩子举着一盒罐头跑回帐子,一屁股坐到地上,用手捏起豆子往嘴里塞。豆子掉在地上,他捡起来接着吃。  营地里孩子最多,大多灰头土脸、头发蓬乱。他们有的在黄土地上跑来跑去,有的蹲着身子捏泥巴,都喜爱在帐子外游玩。  据联合国相关组织11月发布的声明,土耳其军事行动已形成叙东北部至少20万人颠沛流离,其间近一半人被安顿在暂时营地或团体流亡所,需求人道主义帮助。  一位营地负责人介绍说,一个多月来,哈塞克省已连续敞开84个收留中心。可随着军事冲突继续,这些收留中心的安顿才能已缺乏。  接近傍晚,营地里又迎来了新的家庭,他们扶老携幼,拖着疲乏的身躯而来。几名年轻人共同支起一顶新帐子,铁质骨架搭好后,盖上一层薄薄的塑料布。天快黑了,帐子外人迹变得稀疏,不知帐子里的人将怎么熬过这冰冷的冬夜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